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学术科研社会服务
“荆楚文化之旅”-皮影
发布时间:2012-09-21 来源:动画学院 点击次数:
 

 皮影戏是中国一门古老的传统艺术。随着时代变迁,这门艺术日渐淡出人们视线。汉平原皮影戏是指流行在湖北省中南部的沔阳(今仙桃市)、潜江、天门、监利、洪湖、京山等县(市),具有相同艺术特征的皮影戏。江汉平原北依汉水,南临长江,是荆楚文化的发源地之一,皮影戏在这里找到了滋生和繁荣的土壤。江汉平原皮影戏是江汉人自己的土电影,深受老百姓的喜爱。江汉皮影尤以沔阳皮影戏最为著名,它融传统绘画、雕刻、美术于一体,集电影、电视动画于一身,具有浓郁的民族气息,是我国艺术菀里的一朵奇葩。

江汉平原皮影戏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据《沔阳县志》载,明末清初,沔阳一带凡办会事、酬神就有唱皮影的习俗。又据沔阳傅氏宗谱记载,明朝万历年间,沔阳人户部尚书傅颐因病,回家祭祖,命道官发银五十两,唱皮影戏三昼夜。当时皮影已传至荆楚各地,明末清初这一带凡举办谢神会事,逢年过节都有唱皮影戏的习惯,日积月累便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和雕镂特色。江汉平原皮影戏的核心地区集中在沔阳、潜江、天门一带,其显著艺术特征主要表现在雕镂(造型)艺术,唱腔艺术和口头文字艺术等方面。江汉平原皮影制作精细、造型生动、唱腔优美,富有古朴的楚文化风格,深受历代人民群众喜爱。

江汉皮影的雕刻工艺总体上讲究圆润,不像四川皮影有棱有角,也不像北方皮影重于图案性,同时讲究装饰美,也讲究夸张而浪漫的手法。粉脸女旦、须发等头像讲究清秀、干净、无枝无蔓;花脸、奸白脸、丑角等像则比较夸张。奸白脸一般代表反面人物,脸上雕有一根水波纹似的绊根草象征着为人心术不正,秉性不直。丑角的脸谱更有趣,人物的眼睛下面吊着一个葫芦形水波纹似的绊根草状的花,艺人们称为门栓眼或一把胡琴脸。江汉平原的丑角造型丑中有趣,加上撑影人将影子不断抖动摇晃,口中不断道出滑稽之词,声影相配,格外令人开心爽怀。

影中还有一个称之为检堂影子的人物却是设计得最有趣的。这一无姓无名的小角色,是皮影戏中少不得的人物,他起着连接前情,插科打诨,充当多种角色的作用。影子身高仅为其它影子的一半高,头直接钉在身上,头小、肚子大,腿子短而细,一抹菱角胡,一只门栓眼,说到得意处,小头可以成圆周转动。他一上场,就惹得众人捧腹大笑。这个类似生活中侏儒式的人物,虽是影形上的缩小,却也是一种艺术夸张。戏剧上的靠背旗约占人体的三分之一,而皮影上的靠背旗则只是影子身高的十分之一,但从总体上看来并不显得头重脚轻,倒觉得虚实得当,重点突出,这又是皮影造型的又一要点。

江汉平原皮影戏的主要价值
(一)对中国文学史、音乐史的研究价值。江汉平原是楚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江汉皮影保留的楚风,楚韵和楚音乐是极其重要的。

(二)江汉平原民间文学、音乐、风俗习尚的传承价值。江汉皮影现场演出即兴发挥的民间口头文学,所表现的方言俚语,地方风情是一幅典型、完整而生动活泼的风俗画。同时,又是集传承地方音乐、风俗、道德审美等多元素于一身,且是具有原滋原味的唯一载体,对保存地方文化具有缓解市场经济冲击,世界大同导致的变异和地方文化失传的作用。
(三)江汉平原雕刻艺术的源头性研究价值和审美价值。江汉皮影雕刻艺术对江汉皮影的艺术审美,及其雕刻特色、流变具有源头性研究价值。在造型上,江汉平原皮影尤以图案精细,人物造型逼真,与国内其它地区户内演出的皮影造型比较,以其工艺精细,造型生动、圆润舒展,影大见长,形成了江汉平原皮影在户外演出的独特艺术风格和审美特色。
(四)实用价值。发掘、抢救、保护江汉皮影,对传承我国民间传统音乐,保护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文艺形式,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将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历史渊源

皮影艺术起源于西汉,兴盛于隋唐,到公元960年的北宋初年,京城汴梁的酒肆中已专有影戏演出。在元朝时,影戏随军传到南亚一带,十七世纪传到欧洲各国,被誉为电影始祖,清代曾是影戏的极盛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渔鼓皮影曾出现五里三台戏的盛况。然而十年文革的破坏,皮影剧本及相关物品、资料被焚毁,艺术传承出现断层现象。

渔鼓皮影在元、明时期因唱腔以汉腔、楚腔、秦腔和川腔为主,也含有荆楚民间小调,故被称为弹戏皮影。至元末清初,仙桃、潜江、天门一带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影子表演、词格及筒子腔、歌腔等唱腔。据《沔阳县志》记载,清道光年间,沔阳绣花堤皮影艺人皮思金、皮思银兄弟引进皮影戏

渔鼓皮影,因伴奏器具为渔鼓筒而得名。清道光(1821年)年间,沔阳一带的三根半筒子张洪显、皮思金、皮思银、刘泡是有史可查的筒子腔皮影的早期代表。

对于皮影戏,我不很熟悉,但也不陌生,偶尔看过几次,就是因为那偶尔的几次。我真正陶醉在那浓浓的传统之中了。

皮影戏在唐至五代时有了雏形,宋代日趋成熟,是我国历史上皮影戏第一繁荣期。清康熙至咸丰年间为皮影戏的兴盛时期。一口叙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皮影戏以优美的雕刻造型与动听的地方唱腔相结合,是谓戏中有画,画中有戏,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

第一次看完整的影戏,是因为好奇在网上找到的,当我第一眼看见它时,我就沉醉在那浓浓的地方口音中了。从气势恢宏千军万马硝烟战场的厮杀声到柔情似水缠绵江南的流水潺潺;从一望无垠的浩瀚沙漠到熙熙攘攘的繁华街市,皮影艺人用他们独特的唱腔为人们一次又一次呈现出最美的境界。

除了唱腔,皮影戏最不可忽视的就是影,如果说一场影戏是一场舞台戏的话,那么皮影就相当于伶人的扮相,皮影,是用家畜皮刻制的人物影像,借助于灯光投影屏幕。人物从穿着富贵臃肿的地主到衣着寒酸的市井小人物;从高高在上的帝王,到舞台上的优伶。还有那巧笑妩媚的娇人儿,面目狰狞的黑脸大汉应有尽有。皮影艺人赋予了皮影太多太多情感,他们高超的表演手法使每一个皮影都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一个皮影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道具,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从古至今,皮影戏有过空前繁荣,有过低迷不振,但无数皮影艺人把它一直延续至今,每一场皮影戏都会落幕,但在我心里,它永远不会结束。皮影———这个中国古老的艺术形式将会被更多人喜爱。

虽然皮影戏之类的文化遗产正受重视,可高速运转的生活已让许多人习惯快餐文化,像这类传统文化别说学习了,就连欣赏也不一定有时间,虽然重见天日,但我不知道皮影的未来和前景将会如何。衷心希望皮影戏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